bodu.com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话题的性别差异在电影《长恨歌》对白中的体现

话题的性别差异在电影《长恨歌》对白中的体现

【摘要】男性和女性作为两类差异明显的群体在对话过程中会表现出各自的特色,其中关注的话题不同是一种明显的差异,这就是话题的性别差异。电影《长恨歌》是体现话题的性别差异的一个很好的例证。

【关键词】话题;性别差异;电影对白

 

人们在谈话时由于性格、交谈能力和习惯的不同,会不自觉地带上自己的风格,这就是言语特色。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言语特色。而在实际的交际过程中,由于受到情景、对象或目的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与制约,不同人群的谈话也会分别呈现各自的特色,即每个人群都会有自己的言语特色。男性和女性作为两类差异明显的群体在对话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会表现出各自群体的特色,这就是言语的性别差异。言语的性别差异包括语音差异、语词差异、话语风格差异等等,关注话题的差异是“语词差异”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在有些论著中还把它单独作为言语性别差异的一个大方面来谈。

电影是近一个世纪以来最流行的艺术形式之一,被称为“第七艺术”。电影对白不像文学作品中的语言那样书面语占多数、带有描述性,而是一种口语丰富的语言形式。而且,由于电影中人物的多样性,也使得他们的话语更能代表不同种类的人群。所以,男性和女性这两种群体在电影对话中所表现出来的差异也是非常明显并具有代表性的。电影《长恨歌》中的男女对白可谓是体现话题的性别差异的很好的例证。

一、差异产生的原因

我们先从电影《手机》中的一段旁白来看男女关注话题的侧重点,然后我们试着探讨一下这些差异产生的原因:

一九六九年,严守一十三岁,这一年发生了四件事:一,他的嗓子开始变声了;二,镇上架起了电线杆,通了第一部摇把儿电话;三,他爹卖了一头猪,换了一辆羊角把儿的自行车;四,村里嫁过来一个漂亮的表嫂,名字叫吕桂花。

——(冯小刚《手机》0-56秒)

这段电影的旁白虽然像是一个与严守一毫不相关的人在陈述事实,但实际上却是严守一自身关注点的体现,是他心理的集中反映。从段落中我们可以看出,严守一认为他十三岁这一年最重要的四件事是:嗓子、电话、自行车和漂亮表嫂。

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两性在兴趣关注方面是有明显的差异的,而且这种差异从幼年时期一直到老年始终存在。西蒙斯(Symonds)对中学生和大学生的阅读、写作、电影等15种兴趣进行了调查,他发现,男生对生理健康、安全、科技、金钱、运动和性问题较有兴趣;而女生则较注重吸引力、人生哲学、日常生活计划、心理健康、家庭和亲眷关系等。[1]所以,十三岁的严守一——这个处于成长发育期的男孩子自然而然地会关注“嗓子”(生理健康)、“电话”(科技)、“自行车”(运动)和他的初恋——“漂亮表嫂”(性问题)。由于人们在说话的时候往往会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特别是由自己开始话轮(注:话轮是人们日常会话的基本结构单位)时,所以男女兴趣的不同就成为了话题性别差异的主要原因。

二、一般性差异

男女的兴趣不同直接导致了男性往往选择政治、军事、金钱、科技、工作、体育、健康等方面开始自己的谈话,而女性常常会关注家庭、儿童、感情、时尚、人际等方面。我们可以从电影《长恨歌》的几组对白中明显地看出来这种一般性的差异:

(1)    四爷:李主任,好久不见,是什么风把你给吹到上海来了?我养的那匹马这个礼拜参加比赛,说好了给它冠军的,到时候你得捧场啊!(14分30秒-14分43秒)

(2)    康父:这好歹也算是条路,原来在老宋家的面粉厂掺了点股份……我们去香港,就那些利息、花红,稳下来应该没问题,……多少年的心血,我就不信我姓康的杀不出条血路。(55分27秒-56分7秒)

(3)    老克:昨天有人带我去锦江大饭店,连守门口的都穿西装戴领带了……(98分41秒)

在《长恨歌》中,男性的话语很少,尤其是以男性话语作为一个话轮的开头,这三段话就是这样的典型例子。它们出自不同的男性之口,这些男性的身份、地位不同,但关注的话题却是基本一致的,都是运动、金钱或是事业。然而从女性口中我们可以听到截然不同的关注话题:

1) 表哥:  丽莉,他可是专门给女明星拍照片的!

蒋丽莉:真的吗?那,在你眼中,哪一位女明星最漂亮?(2分42秒-2分52秒)

2)蒋丽莉:你把借我的发卡还给我!(3分54秒)

3)蒋丽莉:你还说你没有,你偷偷跑到程先生的照相馆里去拍照,人家把你的照片放得大大的摆在橱窗里。(4分20秒)

4)蒋丽莉:这琦瑶选上了,你会高兴吗?(8分30秒)

蒋丽莉是这个影片中很有代表性的一位女性,她的性格非常具有女性特色。(1)中她关注的是对方喜欢什么长相的女人,(2)中她以发卡——这一女性的代表物件开始她对王琦瑶的质问,(3)中她为程仕路专门给琦瑶拍照而大发雷霆,(4)中她细心地关注程仕路的心理和情绪变化,这些在男性身上都是不可能发生的,这些话也不可能从男性的口中说出。可见,男性和女性在各自关注的话题上有明显的差异,并且这种差异经常存在于话轮的开端。

三、关注细节的差异

电影《长恨歌》中,有许多小细节值得人们反复地思考,例如“眉毛”、“头发”和“衣服”的多次提出,都是男女两性话语在关注话题方面的明显差别。

(1)    蒋丽莉:现在已经不流行又细又小的眉毛了,黑黑粗粗的才显得健康。

王琦瑶:是不是有点太粗了?(7分12秒-7分20秒)

(2)    王琦瑶:你的眉毛怎么长成这样?

李忠德:好吗?

王琦瑶: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种。

李忠德:切,喜欢一个人跟他的眉毛有什么关系?(23分1秒-23分19秒)

(3)    王琦瑶:你看,你的头发,你的头发比我的黑。

李忠德:我们中国人不是常说结发夫妻吗?你把这两根头发绑在一起,我们不就成夫妻了吗?(23分33秒-24分7秒)

(4)    王琦瑶:你们的生活是怎么过的?

薇薇:还不是就这样过啊,反正呆在上海没意思。

王琦瑶:看什么时候去烫一下头发吧!

薇薇:我觉得这样挺好啊!(77分12秒-77分29秒)

(5)    琦瑶母:才多大的女孩儿啊,就穿这么一身婚纱。

蒋丽莉:伯母,你不知道的,人家参加选美是要换好几套衣服的。

琦瑶母:那,人家也穿婚纱吗?(7分50秒-8分4秒)

(6)    王琦瑶:丽莉,这两天我赶紧缝两套衣服给你的儿子,要不然以后见到他会说我这个作阿姨的一点心思都没尽过。(52分44秒)

1)中,蒋丽莉显然是时尚和流行元素的追求者,这个话轮是她用“眉毛”开始的;(2)中,王琦瑶也以眉毛打开话题,而作为国民党高官的李忠德却不以为然,认为喜欢一个人跟他的眉毛没有必然的联系,这也是男女感性、理性的不同所引起话题的不同。(3)中,王琦瑶所关注的是头发的色泽,而李忠德却不理会她说的话,进而用一句中国的俗语来改变了话题;(4)中,王琦瑶发现和女儿前一轮的对话并不开心,进而用“看什么时候去烫一下头发吧”来转移了话题,这也是女性特有的话题转换方式。从(5)和(6)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女性往往非常关注衣服和孩子,这与她们自身母性的特点也是分不开的。

四、深层和浅层差异

在谈话中,女性常常只关注事物的表面现象,而男性往往会透过现象看本质,比女性要深入、成熟。试看《长恨歌》中的一段对白:

王琦瑶:我的外婆的确长得比我标致多了。

程仕路:老人家看事物都比较老套。(6分5秒-6分11秒)

对于外婆对自己照片的不好的评价,王琦瑶认为是自己的相貌不如外婆,而程仕路却往深层探究,看到了“老人家看事物的眼光过时”这种本质。这就是男女关注事物的深层和浅层差异。

再看刚才说过的“关注细节差异”一节中的一段:

王琦瑶:你看,你的头发,你的头发比我的黑。

李忠德:我们中国人不是常说结发夫妻吗?你把这两根头发绑在一起,我们不就成夫妻了吗?(23分33秒-24分7秒)

男性往往不会仅仅停留在事物的表面,仅仅关注事物的大小、形状、色泽,而是深入到事物的内部,去分析内在的原因、过程和结果。

五、结论

男女关注话题的差异是言语的性别差异中重要的方面,电影对白无疑是表现这种差异的一个很好的载体。将语言使用者和电影中的具体情境结合在一起的描写与研究不仅具有直接的实践意义,而且对语言认知和言语发生机制规律的探讨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仔细考察电影对白中的性别差异,无论是对于理解人物,还是对于更好地欣赏电影的艺术魅力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附注】

[1]赵蓉晖.语言与性别——口语的社会语言学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3年12月第1版:142

 

参考文献

[1]赵蓉晖.语言与性别——口语的社会语言学研究[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312月第1

[2]陈松岑.社会语言学导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年10月第1版

[3]廖文丽.论语言学习和使用中的两性差异[J].湖南商学院学报(双月刊),2002年5月,第9卷第三期

 

 

分享到:

上一篇:后现代文化背景下脉脉温情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